【紫牛頭條】9天不懈努力,帶著長箭艱難飛行的白腹鷂獲救了
2022-04-28 20:09:24

4月19日,有人在河北石家莊滹沱濕地發現一只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白腹鷂被人用箭射傷,帶著1米多長的利箭艱難飛行。這張照片發出來以后,引起全國網友的關注。石家莊當地政府極為重視,林業部門、公安部門、動物園、野生動物救護站、公益組織等多方聯手,堅持不懈努力了9天,4月27日下午終于傳來好消息,這只白腹鷂獲救了!4月28日,這些天來一直在一線工作的野生動物救護專家高瓊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他們已經為這只白腹鷂進行了清創和喂食,目前它的狀態良好,“預計休養10來天以后,放飛的可能性很大?!?/p>

受傷猛禽依靠鳥蛋支撐了9天

4月19日,一位攝影愛好者在石家莊市藁城區的滹沱河濕地拍攝飛鳥時,發現一只鷂子似乎抓著一根“蘆葦”艱難飛翔,迅速抓拍了下來。然而視頻放大后發現,這只鳥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白腹鷂,它身上帶的不是“蘆葦”,是一枝1米多長的利箭,插在它的左腿上。

白腹鷂是一種鷹科鷂屬的中型猛禽,體長50-60厘米,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主要以小型鳥類、嚙齒類、蛙和大昆蟲以及陸禽及野兔為食,也能在水面捕食各種中小型水鳥,被譽為“濕地殺手”,在維護自然生態平衡中發揮著難以替代的作用。它在中國東北為夏候鳥,長江以南為冬候鳥或旅鳥,在石家莊屬于過路鳥,遷移過程中可能會在那里停留一段時間。

中箭的白腹鷂讓人心疼,攝影愛好者迅速報了警,視頻和照片也引起全國網友的關注。當地相關部門非常重視,多方聯手,展開了一場為期9天的救護行動,27日下午終于將它捕獲。

中箭的白腹鷂讓人心疼

石家莊野生動物救護站站長高瓊這些天一直在為此事奔波,他在27日夜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白腹鷂帶箭飛行的照片和視頻在網上傳開以后,石家莊市林業局在19日晚上就召集各方開會進行研究,決定第二天上午進行救護。

20日上午,石家莊市林業局、藁城區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市動物園野生動物救護基地、九門鄉政府、派出所、石家莊野生動物救護站和“讓候鳥飛”等公益組織的工作人員到現場展開救援。

中箭的白腹鷂獲救

高瓊已經從事了多年的野生動物救護工作,擁有豐富的經驗,他領導的石家莊野生動物救護站營救過3000多只野生動物,99%的已經放歸自然。但是,救援這只白腹鷂的難度超出想象?!耙驗槿思颐颓菔恰哲姟?,我們屬于‘陸軍’。而且它身上有傷,還不能用工具遠距離打,否則會造成二次傷害。我當時就感覺肯定不好弄?!?/p>

起初,救援人員試圖布設陷阱捕捉它,努力了3天沒有成功?!皬?0日到22日這幾天,我們一直在布設陷阱,把小雞放在網罩里引誘它,但都失敗了。因為它已經被人打傷,有應激反應,不敢輕易進入我們布下的陷阱?!?/p>

白腹鷂身帶著長箭,難以捕食狩獵,餓得實在受不了,無可奈何之下竟然吃起鳥蛋,這種現象是高瓊第一次目睹?!懊颓莩曾B蛋這種事,我做這么多年野保是第一次看見。它餓得受不了了,好在這些天那個地方的鳥特別多,尤其是白骨頂雞正在孵化期間,它雖然受傷了,但它是個猛禽,往那里一落,白骨頂雞就被嚇跑了,留下的蛋可以吃,實際上這些天它是靠白骨頂雞的蛋活了下來?!?/p>

出動無人機發射射網救助

陷阱沒有用,救護人員試圖用熱成像儀在晚上抓它。藁城區自然資源局全天進行巡護,觀測這只白腹鷂的棲息地,把具體位置告訴救護人員,夜間使用熱成像儀捕捉。

25日晚,救護人員嘗試用熱成像儀,然而試了一次就放棄了。高瓊說:“我們試了一次熱成像儀,效果太差了,因為那邊白骨頂雞太多了,根本分不清哪個是它,哪個是白骨頂雞,熱成像儀一打開,里邊密密麻麻都是紅點,不知道該去找哪一個。如果打開強光手電尋找,白骨頂雞一受驚就呼啦啦飛起來了,甚至會把蛋踩碎,反而會對好多鳥造成傷害?!?/p>

幾乎想盡了辦法,卻遲遲沒有進展,救護人員心急如焚,“吃不下飯睡不著覺?!?/p>

27日上午林業局又召集救護人員開會,決定下午繼續進行救護。

27日下午,救護人員增添了一個有力工具。他們原來有一臺小型大疆無人機,林業局又協調了一臺森林消防用的大疆無人機,經過批準后裝備了一個射網,它可以發射出去一張網,覆蓋3到4平方米的范圍,大疆公司還派出技術人員進行支持。

當天下午3點鐘左右,救護員李彥雪根據多天追蹤白腹鷂的經驗判斷,這個時間白腹鷂快出來活動了。果然,3點10分的時候,這只白腹鷂就飛了出來。高瓊回憶說:“當時它的飛行狀態特別好,圍著濕地轉了一大圈,兩臺無人機一直跟著它,這段時間它起起落落好幾次,到了3點40分的時候它才最終落下來,我們基本上就看見它降落的大致方位了?!?/p>

白腹鷂掛著箭飛行

救護人員用無人機從空中搜尋,高瓊和李彥雪在地面搜尋,找到濕地北側的一個小島邊上的時候,就聽見了白腹鷂的叫聲?!耙驗樗慕新暫芴貏e,我們一聽就知道,終于確定了具體位置。然后我就打電話,告訴無人機操作員說,馬上往這個方位飛,到那里以后發射出射網,雖然沒有罩住它,但是把它身上那枝箭的箭頭給掛住了,所以它就沒有辦法再飛,然后我們的巡護員拿著扣網把它扣住?!?為了不對它造成二次傷害,李彥雪采取抓腿、抓翅膀的方式,把它帶離。

4月28日,石家莊市林業局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27日下午4點10分左右,受傷白腹鷂被救護人員成功捕獲,已被安置在石家莊野生動物救護站,做了救治手術,而且十分成功,射中白腹鷂的箭矢已被取下并移交給公安部門進行調查。

“現在狀態特別好,絕對能活下來”

救下來以后,這只白腹鷂已經非常虛弱了?!八男夭魁埞峭坏娜庵挥姓G闆r下的50%左右,已經特別瘦了,如果不吃鳥蛋早就完了?!?/p>

高瓊發現,那枝箭長約1.1米,在它的左腿造成了一個貫穿性的傷口。幸運的是,箭的材質是碳纖維的,不是銅、鐵、鋁之類的金屬,重量相對輕一些,碳纖維不會銹蝕,所以傷口沒有出現太嚴重的感染和腐爛,沒有形成敗血癥。如果是一枝金屬箭,白腹鷂估計最多只能支撐四五天。

高瓊將箭矢折斷后向人們展示

高瓊曾經想把箭拔出來,但是發現箭頭和箭尾特別粗,如果硬拔會對它造成很大的傷害,經過請示將它掰斷?!暗顷噙@枝箭相當不容易,它的韌性十足,我真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氣才把它掰斷?!?/p>

當天下午,這只白腹鷂被送到野生動物救護站,醫生對它進行了全身檢查、清創、消炎,切除了腿上的碎骨和腐肉,對傷口進行了包扎處理?!霸认氲氖墙o它做截肢,后來我們的三位獸醫進行商討,最終決定采取保守治療。因為它的腿骨雖然已經碎了,但是血脈都連著,這條腿還能給它提供一定的支撐,所以沒給它做截肢?!?/p>

這只白腹鷂的求生欲也很強,27日下午吃了半只鴿子,到了晚上已經能站起來了?!拔故持八诨\子里還是趴著的,過了一會已經站起來了,雖然用不了太大的勁,但是對它來說有個支撐就挺好,現在狀態特別好,絕對能活下來?!?/p>

“相信射傷它的人絕對睡不著覺”

高瓊判斷,那枝箭應該是用一種強力弓弩射出來的,不是普通的弓箭?!耙驗檫@種白腹鷂的警覺性很強,一般和人會保持50米以上的安全距離,在這么遠的距離用箭射穿它的一條腿,一般的弓箭達不到這樣的有效射程,這種威力的弓弩應該是違禁物品?!?/p>

石家莊市政府2020年就出臺政策,規定石家莊市行政區域范圍內為陸生野生動物禁獵區,全年為禁獵期。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外,禁止在石家莊市行政區域內獵捕及進行其他妨礙陸生野生動物生息繁衍的活動。因科學研究、種群調控、疫源疫病防控或者其他特殊情形確需獵捕的,應依法辦理相關手續。

高瓊說,肇事者涉嫌在全年禁獵期內非法捕獵,在全區禁獵區內非法捕獵,持有違禁物品,非法狩獵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已經觸犯了多項法律規定。

為了不影響后續調查,救護人員在行動之前就開會研究過,“要求誰也不許碰那個箭頭,因為上面必定會有使用弓箭行兇者的指紋,所以我們沒碰那枝箭,拿著它的翅膀把它救了出來。箭被掰斷以后,我們也沒有摸箭頭,石家莊市公安局藁城分局九門鄉派出所已經把箭取走了,將會送到相關機構進行鑒定,提取指紋等證據,全力進行偵查?!?/p>

28日,高瓊告訴記者,救護站的三位獸醫研究之后認為,這只白腹鷂休養10多天以后放飛的可能性很大?!拔覀儠C合評估它的飛行能力、捕食能力、傷口愈合等情況,如果符合標準,我們救護站的三個獸醫全部簽字可以放歸自然?!?/p>

白腹鷂的傷口已經得到清理和包扎

救護人員這些天還發現,有一只白腹鷂跟它生活在一起,“我們想著盡快讓它們團聚?!?/p>

連續忙碌了9天,高瓊和其他參與救護的工作人員終于松了一口氣?!拔覀冞@樣工作也是為了給大家一個交代,這只白腹鷂確實是讓全國各地的很多人牽掛。這個用箭射傷它的人應該已經看到新聞報道了,我相信他絕對睡不著覺?!?/p>

紫牛新聞記者|宋世鋒

實習生|徐韶達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素材來源:石家莊野生動物救護站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狂野欧美乱a片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热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