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頭條】兩個清華女學霸放棄百萬年薪,專職做“紅娘”
2022-04-26 19:48:37

清華畢業生放棄百萬年薪做紅娘?近日,兩位90后女子月亮和樂樂備受網友關注,她們辭去高薪工作,打造相親平臺,成為全職“紅娘”。在選擇放棄百萬年薪工作時,面對周圍人的不理解,月亮說:“每當我看到有人通過我們的幫助收獲了滿意的婚戀,都感到好滿足好幸福!我對自己的職業規劃就是,做有趣的人,做有意義的事。如果我一直做投資,可能成為一個很平庸的投資人。而如果我去全力運營相親平臺,那么我會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紅娘?!?/p>

兩位清華女學霸

為找男友自創相親公號

2010年9月,1991年出生的月亮和樂樂兩人分別以云南省高考文科第5和第6名的成績進入清華大學的金融專業,“起初我們兩人想的很簡單,大學期間要按部就班地學習、實習、去投行工作,也從來沒有想過后來會成為一名‘紅娘’?!痹铝琳f。

月亮和樂樂是清華本科的同學

在學霸如云的清華,“我們感覺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身邊的同學都很優秀,并且多才多藝?!痹铝梁蜆窐穬扇嘶ハ嗉?,學習刻苦認真,還參加了學生社團,負責學生會生活部的工作。

在生活部,每到新生入學季,月亮和樂樂都會編寫新生指南,舉辦各種舞會。新生舞會成了很多男女同學的“破冰之旅”, “雖然大家起初都會選擇去學術部或外聯部,我們陰差陽錯進入了生活部,但漸漸發現做的都是喜歡的事情,而且在無意間促成了一些同學成為戀人,覺得有一種成就感?!?/p>

平臺積累了很多用戶

大學四年時光匆匆而過,2014年9月,月亮和樂樂都開始讀研。此時,她們才意識到雖然促成了很多同學在一起,自己卻還未體驗過校園戀愛的美好,于是她們開始嘗試各種途徑去尋覓愛人。

“不如我們自己建一個相親平臺吧!”樂樂隨口說的一句話,讓兩人有了靈感。她們最初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給自己找男友,后來發現大家都有這個需求,“我們就想創建這樣一個平臺,把周圍有類似想法的同學的資料發到平臺,通過網絡讓更多人看到自己,也算是一種‘資源共享’?!?/p>

2015年初,月亮和樂樂利用業余時間設計了logo,創建了相親公號,初始用戶是她們兩人以及身邊有著同樣脫單需求的好友和同學。剛開始,相親平臺的運維只有她們兩人,平臺匹配的方式也很簡單,她們讓用戶把個人資料發到平臺郵箱中,然后她們再將一封封郵件手動整理成文檔,返還給最初發送郵件的人。

月亮說,有著婚戀需求的人群其實很大,平臺一上線,傳播速度很快,現在已經覆蓋到國內許多一線城市的高知青年當中。她們至今已推送了1500余位男女嘉賓,總體用戶的相親成功率為30%左右。

平臺對用戶資料有詳細的介紹

運營相親平臺并非易事

利用課余時間幫同學牽紅線

創業7年,團隊也從最初的2人成長為現在的60人,這期間當然歷經了重重困難。首先遇到的問題是周圍人的不信任,“我們嘗試說服他們,但許多人不認可,也有人認為把自己的資料公開很丟臉?!痹铝帘硎?,平臺初創時期,自己邀請同學參與時常常碰一鼻子灰。

7年前,她們還是研二學生,一邊要兼顧繁忙的學業,一邊自學新媒體編輯,運營相親平臺。月亮笑著說:“有時我們遇到那種特別受歡迎的用戶,他一個人可能就會收到一百多封郵件,這些郵件需要我們手動整理成一個文檔,還沒有整理完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我們學習工作都比較忙,2016年我們在香港實習,那時每天都工作到凌晨三四點,然后再給大家整理郵件,發布新的嘉賓?!?/p>

忙碌焦躁中,放棄的念頭時不時會冒出來,但用戶報喜的時候,自己充滿了成就感和使命感,這是她們堅持下來的理由。月亮說:“持續有新嘉賓在平臺上發帖,我們總能收到郵件,想要認識發布信息的嘉賓,這時就會覺得我們不應該辜負這些用戶?!?/p>

月亮研究生畢業時作為代表發言

各自圓了最初的夢

找到命中注定的白馬王子

樂樂的老公老曹曾在相親平臺上“掛過牌”,也曾是平臺的程序員。每當有人問起相親平臺是否靠譜時,樂樂總會笑著說:“連我自己都是通過平臺脫單的,你說靠譜不?”

2017年,老曹在上海生活,樂樂在香港發展,兩人在網上聊了21天后便決定在一起。三個月后,他們見了第一面。談到老曹,樂樂笑呵呵地說:“看到他掛牌帖子里的詳細描述時,我很認同他樂觀的生活態度和積極向上的創業精神,又從身邊的校友口中得知,他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p>

如今,樂樂和老曹已經領證三年,并且有了孩子,每次回看婚禮視頻時,樂樂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2021年11月11日,是月亮30歲生日。生日前,相戀三年的男友老魚向她求婚了。月亮事后才知道,老魚早在兩個月前便開始策劃這次求婚。月亮和老魚是清華本科校友。2011年,兩人第一次相識。

在老魚眼里,月亮是一個性格開朗的女同學,而月亮眼里的老魚則是一個會修電腦、不善言辭的程序員小哥。剛開始并沒有一見鐘情,但兩人相識7年后卻意外走到了一起。

月亮告訴紫牛新聞,他們雖然沒有通過相親平臺認識,但她卻覺得運營相親平臺的經驗是自己和老魚在一起的最大助力,“如果沒有運營這個相親平臺,沒有見過不同類型的異性,我根本不會清楚自己究竟適合什么樣的人。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是給大家提供更多的相親資源,另一個方面也讓我學會了如何和異性相處?!?/p>

放棄百萬年薪工作

“去做獨一無二的紅娘”

2016年7月,研究生畢業的月亮一路過關斬將,進入了北京某跨國投資機構工作,過上了理想的生活。而樂樂則進入香港的一家跨國集團工作,兩人都有著不錯的職業前景。

工作之余,月亮和樂樂仍然運營著當初建立的相親平臺。月亮坦言,金融行業雖然工資很高,有著百萬年薪,但一直背負著很大的競爭壓力,況且還有個副業。所以月亮和樂樂也常常促膝長談,商量著是否要辭職全力做相親平臺。

樂樂和月亮開始打算要全職做紅娘

2021年10月,正在糾結的時候,月亮收到一位同事發來的消息,這位同事的大學同學正是通過月亮和樂樂建立的相親平臺與愛人相識的。從同事發來的照片中,月亮一眼便認出了他們,“是我們平臺發布過的嘉賓!”她內心欣喜萬分:“原來自己一直堅持做的事情得到回應是這么令人愉悅!”

樂樂也表示,“之前粉絲脫單后的報喜,帶給我的滿足感遠比升職加薪多得多?!?021年底,月亮和樂樂把自己想當全職紅娘的想法告訴了父母,都遭到了反對,“你一個清華畢業的,怎么做這種婚姻介紹所工作?幾個女孩子瞎折騰,說好聽點叫創業,實際一點不穩定?!?/p>

收到用戶的感謝信

月亮對父母說:“如果我一直做投資,可能是一個很平庸的投資人。而如果我去全力運營平臺,那么我會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紅娘。而且我覺得這是一件有社會價值的事情,需要有年輕人來做?!?/p>

就這樣,兩人懷著夢想,辭去了高薪工作,投入到這份“紅娘”事業中。

給青年男女的建議:

“找到對象是個概率問題”

月亮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們運營的相親平臺不僅是相親公眾號,現在又增加了相親小程序,用戶可以在網絡上自主報名。此外,還會在各個城市組織脫單訓練營,把過去7年總結的方法告訴年輕人。月亮表示,目前運營的相親平臺處于盈虧平衡狀態,“剛開始投入了很多錢,但現在經過7年發展,整個平臺已經能自我造血了。雖然不如辭職前的收入高,但我們還是很滿意的,畢竟是在做我們喜歡的事情?!?/p>

月亮和樂樂都覺得,“紅娘”的職業給了她們巨大滿足感

在月亮和樂樂看來,她們打造的相親平臺融入了一套自己的價值觀?!翱赡苁菍W金融出身的,我們特別相信,找到對象是一個概率問題?!币虼?,對于那些想要“脫單”的年輕人來說,要做的兩件事情就是要提高認識異性的數量和將這些異性轉化成自己伴侶的概率。

月亮說,大家都歌頌“從前車馬很慢,書信很遠,一生只夠愛一個人”或者“轉角遇到愛”“天上掉下個林妹妹”,覺得可以在不知不覺中找到對象,但她認為這樣的心態是需要扭轉的,“為何這樣的愛情受到追捧,正是因為它太少見了。當代年輕人不應該抱著等待的心態,應該積極主動地擴大社交圈,提升認識異性的技術和能力?!?/p>

在接觸單身男女的過程中,月亮發現很多人缺少情感教育,不知道如何與異性相處,“怎樣經營好一段親密關系其實是需要學習的。相親市場上什么樣的人都有,要針對現狀調整自己的擇偶策略。男女思維是有差異的,要考慮怎樣更好地溝通,在一起后怎樣長久地包容對方,怎樣共同成長?!?/p>

“大家常常會覺得長得好看的、性格好的、學歷高的、收入高的人容易脫單,但其實并不是這樣?!痹铝猎谧黾t娘多年后,發現最容易“脫單”的人其實是對自己認知清晰的人,“他們知道自己想要找什么樣的人,能明確自己的需求和優劣勢,尋找相匹配的人。不會抱著下一個會更好,或一定要找到最好的那種心態,只會去考慮當下這個人和我究竟合不合適。如果覺得合適,就在一起嘗試。因為在一起只是感情的開始,而能不能走下去,還需要有更多磨合和經歷?!?/p>

紫牛新聞見習記者|閆春旭 笪越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素材來源:受訪者提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狂野欧美乱a片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热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