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最光榮 記者5·1“大換崗” ④│ 攀上近250米高空作業 冷風下美女記者變身建橋工人
2022-05-03 18:03

世界橋梁看中國。眼下,中國在建最大跨徑懸索橋——仙新路長江大橋正從南京長江邊拔地而起。4月30日一早,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5·1“大換崗”第四站來到仙新路長江大橋北塔施工現場。換上工作服,戴上厚手套,攀上近250米高空的“鋼筋森林”,當天記者要體驗當一名建橋工人。

STEP1 爬梯籠:此刻自信心滿滿

仙新路長江大橋北塔位于六合區,過了雄州街道中心區,再往江邊就只能走鄉村小道了。當天是長假首日,記者6點多從南京奧體開車出發, 1個半小時之后,高聳入云的塔柱終于出現在視線中。真遠!

到達北塔腳下,已是8點出頭。長江對岸的南塔仿佛近在眼前。事實上,南北主塔相距1760米,是目前的中國第一、世界第二?,F在開車要繞很遠,通車了就一兩分鐘。

大橋的主塔是南京最高橋塔,通往塔頂的工程電梯要坐整整8分鐘。出了電梯還有幾層梯籠得自己爬上去。爬梯很陡,但作為一名交通記者,爬過七八座跨江大橋的鐵爬梯,這倒不是問題。

以熟練的姿勢迅速爬上橋塔頂端的施工平臺,略有點喘氣,不過記者此時自信心爆棚,仗著自己還有幾分“蠻力”,滿以為接下來的“換崗”體驗,應該順風順水。

STEP2 風直刮:塔上高處不勝寒

沒有想到,第一個考驗便是冷風吹。

4月30日,陰,氣溫跌至近期最低。塔頂的冷風劈頭蓋臉刮過來,往衣服里直鉆。目前仙新路長江大橋尚在“長個子”,北塔高度已接近250米,超過金陵飯店新樓。

塔頂地方不大,一圈施工平臺圍著中間一座“鋼筋森林”?!袄^搭在水平筋上,對準對面,前后卡住?!盇2標主墩班組負責人王徽開始指導記者穿鋼筋。

記者戴上棉紗手套,雙手拿起一根大約七十厘米長的拉鉤,這才發現,這東西雖然不算很重,可兩頭是彎的,想要從外面幾層鋼筯織成的小方格子里正確地穿入對面內層小格子,并不容易,需要眼疾手準。先是穿錯格,然后又拿倒拉鉤,一陣子忙活之后,記者手上速度略微快了一點,身上也暖和起來,終于不冷了。

STEP3 傻眼了:使錯力拉斷鐵絲

這些交錯的鋼筯搭成的骨架,需要用細鐵絲將交叉處綁扎緊,才能保證在混凝土澆筑時不松動,這看起來比穿鋼筋的工作要精細。

“你看,扎絲彎出弧度,繞過鋼筯,松松地拉過來,兩邊交叉,鉤子繞一圈半。就是這么簡單?!碑斄?年鋼筯工的趙林虎一邊示范一邊說道。

記者開始依樣畫葫蘆。只不過心里越想著這東西要扎緊,手里越是不斷使勁,可不管怎么使勁,這“結”就是扎不上。不是扎鉤方向把握不準,就是扎絲緊緊地綁在了作為工具的扎鉤上動彈不得。試了七八次之后,一不小心,鐵做的扎絲竟然被生生扭斷了!

“沒關系,一般沒學過的人做不了!”趙師傅反復教了幾次之后,開始安慰記者:“我們天天做所以熟練了,一秒鐘扎一個。2天時間,我們要綁扎20多噸的鋼筋?!?/p>

STEP4 不服輸:我就不信學不會!

不行,哪能這樣就放棄!重新仔細觀察幾次后,記者摸出點門道來:不能用力太滿,要使巧勁。多次練習后,記者終于也扎出了一個“不毛糙、光滑、圓圓的”結。

成功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幾十個結打下來,趙師傅終于點頭了:“這個可以打80分了!”“嗯,這算個標準結了!”記者長舒一口氣——終于不用被師傅說拿筆的手干不了活計了。

不過,拿筆的手,終究比不上真正的建橋工人。還沒打到100個結,按壓扎絲的左手大姆指指甲蓋前端就開始隱隱地疼?!皫煾?,你天天干這活兒,手上會起老繭嗎?”趙師傅脫下手套給記者看:“沒有,你看?!边€真是,看來確實干一行有一行的門道。

STEP5 收工時:感悟渺小與偉大

記者所在的塔柱頂上,當天有幾十名工人,分布在“鋼筋森林”內外。有的攀爬在半空作業,有的翻到內側在綁扎,還有的幾人一組穿鋼筋。與這座宏偉的橋塔相比,工人們的身形仿佛一個個螞蟻,顯得如此渺??;卻又在各個環節發揮著各自不可忽視的作用,是那么偉大。

當天晚上要進行混凝土澆筑作業?!澳莻€你就體驗不來了,一般人是抱不住的,管子沖力太大?!迸赃吂と苏f道。

11點半,收工。也許是天不熱,加上記者體驗的是最簡單的工種,所以并不覺得十分累。不過,從鐵爬梯爬下去幾層之后,平時很少經受考驗的大腿肌肉用顫抖表示了抗議,若是再爬幾層可能要抽筋了。

下工路上,趙師傅告訴記者,他們每天工作10小時,業余時間各有娛樂愛好?!氨热缥蚁矚g玩直播,吹嗩吶?!敝車鷰讉€工友笑著稱他為“工地明星”。長江邊,工人們的笑臉淳樸又動人。

【后續】

一串疑問找到答案

一座長江大橋從無到有,需要多少人參與建設?架橋的有“女漢子”嗎?為什么不讓機器代替人力來建橋呢?從橋塔上下來之后,記者心中生出一連串疑問。

“拿我們 A2標來說,現在北塔加北引橋一共有300多名工人,他們分工不同,流水作業?!敝需F大橋局仙新路大橋項目部書記劉云凱告訴記者,整座橋預計會有近萬名建設者參與其中。而在下游,規模更大的常泰長江大橋,現場指揮長李鎮介紹,從開工到建成,現場累計有1萬多名工人參加從沉井到橋塔、架梁等各項作業中。

大橋建設中,少有“女漢子”,卻也不是完全沒有。眼下,南京另一座跨江大橋——龍潭長江大橋南塔上就有一位女“焊”子徐有英。長期以來,她和班組成員已經形成默契,“快工”出“細活”。

“半個多世紀前,我們公司參與了南京長江大橋建設。從動工到通車,當時全國有10萬人參與其中?!眲⒃苿P說,事實上隨著中國建橋技術不斷發展,如今,機器已經可以幫助工人做不少操作,比如焊接、搬運、拼裝作業。高科技還能幫助進行橋梁全生命周期的質量監管。但是,像200多米高的橋塔,很難預制吊裝,仍須靠工人現澆現筑?!百|量是橋梁的生命線,所以我們對工人的培訓也是不間斷的,將‘匠心’細化到每個施工環節,將品質融入到建設的全過程?!?/p>

策劃:陳郁 統籌:徐媛園 記者:石小磊 拍攝:陳金剛 剪輯:趙雨晨


校對 王菲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狂野欧美乱a片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热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