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最光榮 記者五一“大換崗”③| 1.8米的大個兒試崗河道保潔員,剛上手連竹竿兒都掄不動
2022-05-02 18:49

五一小長假期間,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大換崗”第三站來到南京市水務局秦淮河河道管理處,登上小船揮動竹竿,打撈外秦淮河河面上的垃圾雜物,體驗河道保潔工作。從塑料袋到十幾斤的樹木斷枝……河面上的各類漂浮物都要靠手中的一根桿、桿頭的一張網撈上來??此坪唵蔚暮拥辣?,既要有一把力氣,也離不開技巧與責任心。

策劃:陳郁 統籌:徐媛園

記者:張可 拍攝:楊澤華 剪輯:趙雨晨

秦淮泛舟,迎風而立,這份工作看起來挺“詩意”

假期里,南京外秦淮河步道每天都有不少市民散步休憩、親水賞景,也不時能看到小駁船在河上來回游弋。船上保潔員揮舞著竹竿,利索地將漂浮的雜物打撈上來,遠看仿佛是風景畫中現代版的“城市漁翁”。

平板駁船搭載著三人班組,一名駕駛員、兩名保潔員。擔任記者“臨時師傅”的是今年67歲的王桂祥,“這是我們的工具,河面所有漂浮物都用它撈上來?!睅煾低豕鹣闊崆榈匕岩桓窀瓦f過來,整個竹竿超過4米,直徑約有成年人小臂粗,竹竿的頭部有一個不到臉盆大小的金屬網兜。

駕駛員操作船尾的馬達靈活轉向,從外秦淮河節制閘啟航,以每小時大約十幾公里速度,順流而下,平穩地向著下關大橋方向行駛。駁船船頭擺放了一個竹簍用于盛裝打撈物,船中部有不及腰高的欄桿,記者穿著作業服與救生背心,把竹竿夾在腋下,與師傅王桂祥左右分立,迎風前行。泛舟在外秦淮河上,一邊是現代樓宇,一邊是明城墻,兩岸綠樹垂髫、碧波蕩漾,水鳥在船前結伴翱翔??磥?,河道保潔員就是現代版的“城市漁翁”,工作時還能乘船賞景,頗有詩意。

打撈漂浮物很簡單?剛上手可能連竹竿都掄不動

由于水流方向,河面上的漂浮物容易向岸邊匯集,駁船一般在距離岸邊五、六米的位置行駛。師傅王桂祥盯著前方與兩側,發現漂浮物就舞動竹竿“下網”。記者打算有樣學樣,但很快發現,手中的竹竿“不聽使喚”,一開始什么都撈不上來。

4米多長的竹竿有近十斤重,雙手持桿已頗為吃力,若再揮舞操作、在水中對抗阻力下網打撈,就更費勁了。更“要命”的是,打撈一般的漂浮物時,駁船始終保持勻速行駛,不可能停船等待撈上來再前行。例如船前出現了一個塑料瓶,從進入竹竿的范圍到離開竹竿的范圍,前后只有十幾秒的窗口期。短短的時間里,要在駁船始終行駛的狀態下,不斷估算其距離,將竹竿伸出相應的長度,用網兜將其打撈上來后,穩穩地放進竹簍里才算成功。

幾次發現漂浮物,短短的十幾秒內,記者要么是測距失誤,下網時桿子伸得過長或過短,如果兩次機會沒把握住就不可能再有第三次機會了,只能看著塑料瓶從眼前錯過;要么則是費了半天勁,終于把漂浮物套進網兜,但從水里舉起來放進竹簍時沒吃住勁,手一抖又掉回水里,還是前功盡棄。

而同樣的時間里,身旁的師傅王桂祥已經撈上了不少塑料瓶、塑料袋,甚至還有十幾斤的斷樹干。同樣的竹竿在他手中操作自如、舉重若輕。面對年齡是自己兩倍多的師傅,記者實在不好意思抱怨“竹竿太重不聽使喚”,只能繼續硬著頭皮干,一點點摸索、找感覺。

等駁船達到集慶門、水西門時,記者漸漸發現,自己目測漂浮物距離更準了,操作竹竿下網的動作也更利索,發現自己“單手持桿下網、雙手握桿打撈”的方法,往往效率更高。遇到沒什么重量的塑料包裝袋等白色垃圾和樹枝樹葉,基本都能順利撈上來,船頭的竹簍里也有了自己的一點“貢獻”。但是對比師傅王桂華高超的打撈技藝,記者在打撈稍有分量的漂浮物時,還是動作笨拙,難以有效控制竹竿,有時候自己竹竿的尾部甚至會掃到王桂祥和把控馬達的駕駛員,讓他們頻頻躲避。更令人感觸的時,才干了“河道保潔員”一會兒功夫,剛剛登船所感受的所謂什么“詩意”早已拋之腦后、無暇顧及。

面對困難“繞著走”還是“迎著上”?師傅用行動回答

在這次“大換崗”體驗河道保潔員的半天時間里中,在水西門附近的打撈作業讓記者印象深刻。在這一段的外秦淮河河道中間,有一座固定式的清淤站,該設施是用于抽取外秦淮河河底的淤泥。但在設施的水面部分,形成了一片呈“凹”字形的水域,面積雖然只有兩、三個平方米,但卻成為了外秦淮河上一個漂浮物集中匯聚的地方。

“我們去那里看看?!睅煾低豕鹣橐恢?,船尾駕駛員心領神會。當駁船達到“凹槽”時,記者有點傻眼了——方寸之間匯聚了不少垃圾雜物,有的浮在水面上,還有不少壓在水面下??梢哉f,這里相當于外秦淮河上的一道“過濾網”,由于水流方向,各類水面漂浮物都匯聚這個凹槽內,有大小不一的枯葉斷枝,也有各類材質的白色垃圾。

師傅王桂祥直接開始打撈,記者也跟著埋頭干。由于這處凹槽的“過濾功能”強大,河面上的漂浮物以較高的密度“淤積”在一起?!艾F在的水質比以前好得多,凹槽內的這些垃圾,是整條外秦淮河淤積下來的,所以有什么垃圾都不要意外,慢慢弄?!笨吹接浾呙媛峨y色,師傅王桂祥輕松地說??粗β档纳碛?,記者也跟著一起,用駁船上的”兩頭耙“先把淤積在一起的漂浮物劃拉散了,再抄起竹竿,用網兜一點點打撈。

“基本差不多了吧,明天再來弄?”“不行!還沒弄干凈?!庇浾邘状芜@樣詢問,都得到了師傅王桂祥肯定的回答。兩人一直干了半個多少小時,才把這處凹槽里的漂浮物弄干凈,連一點白色飼料泡沫都不放過,期間還要用竹竿不停地調整駁船的位置。由于記者操作笨拙,有幾次都不小心碰翻了師傅王桂祥的網兜,導致他還要重新去撈,耽誤了不少時間。

事后師傅王桂祥才說,因為水流的方向,漂浮物都會在此匯集,所以這處凹槽每天都要清理,偷懶就是“自己騙自己”。王桂祥沒說什么大道理,卻用行動告訴記者,面對困難,是應該繞著走,還是迎著上。

半天的“大換崗”,從節制閘到下關大橋十幾公里,記者和師傅王桂祥打撈的垃圾合計裝滿了整個船頭??粗呀浽诖挠浾?,師傅笑著說,眼下其實是一年中最輕松的季節,到了夏天汛期水草滋生,才是一年中打撈工作最忙的時候?!拔以谕馇鼗春哟驌埔呀浉闪?年,其實如今的水質環境已經好了很多,任務也不如此前那樣重了。這個崗位,要的就是踏踏實實不怕辛苦,秦淮河河面干不干凈,南京人都看得到?!?/p>


校對 王菲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狂野欧美乱a片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热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