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第一次賣菜“意外”多多
2022-05-02 07:36

   “五一”勞動節期間,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大“換崗”第二站,記者到南京市鼓樓區的寶船社區菜場做“學徒”,在這里經歷了腦力、體力、眼力三重考驗,碼菜、稱重、算錢、進貨……原來,做好菜場攤販,要“武”能日扛八九百斤蔬菜,“文”能記住二十幾種蔬菜的價格,萬萬沒想到,在忙碌的早市、在眾多街坊鄰居等待付賬的緊張氣氛下,加減法對記者來說都像奧數題一樣復雜。

  策劃:陳郁 統籌:徐媛園

  記者:劉麗媛 攝像:王濤 剪輯:趙雨晨

  記菜價和算菜錢

  記者真被難住了

  假期的早上,年輕人都要躲在家里睡個懶覺,老人們卻喜歡起大早去買好一天的食材。早上六點,寶船菜場的攤販們就要抓緊把菜從加了冰的泡沫箱里拿出來,一樣一樣碼好,迎接忙碌的早市。為了盡快適應早市的節奏,記者提前一天就來拜過師,黃國友、萬菊青夫妻倆是記者的“師傅”,而隔壁攤位的劉海米因為丈夫有事,一個人忙不過來,成了給記者派活的“帶教”。 沒想到,即使提前了解了早市的工作內容,記者上崗的第一個小時還是頭暈眼花、手忙腳亂。 大蒜五塊錢一斤、絲瓜四塊錢一斤、黃瓜三塊五一斤……記幾樣自家常吃的菜價不難,可是,如果一個攤位上二十多種蔬菜都要記住,隨時準備應對顧客的詢問,這可真不簡單。“每天都賣自然就記住了。”萬大姐淡定一笑,仿若武藝深藏不露的“掃地僧”。而記者只能在顧客殷切的目光中,頻頻回頭求助——“彩椒多少錢一斤來著?”“娃娃菜是三塊嗎?哦不對是三塊五”。 靠“場外求助”過了價格關,還有算術關。稱一袋豆角6.8元,再稱一把小蔥1.6元,再稱幾顆土豆5.3元,總價是……等等,豆角是多少錢來著?重新上秤,等著掏錢的大爺明顯有些急了,記者深吸一口氣默念“冷靜”,這才磕磕絆絆地完成一道小學算術題。 還好來買菜的都是熟悉的街坊鄰居,“你們這個徒弟業務不熟啊”“學徒還得再多磨練兩天”,大家善意地調侃兩句,總算不計較見習學徒犯的這些小錯誤。

  老顧客們愛吃點啥

  可要一秒“人臉識別”

  “今天蘿卜不錯,來一根呀?”“昨天進貨沒有新鮮豇豆,等今天下午來吧。”在寶船菜場賣菜多年,萬菊青和劉海米都練就了一秒“人臉識別”的本事,有熟客來光顧,不需要說話,她們就能猜到對方想要什么,韶兩句就把生意做了。這種“刷臉”做生意的方式,第一天上崗的記者自然沒辦法勝任。有老顧客看到攤位上換了人,還會擔心地詢問情況。劉海米在一旁指導記者稱重、算錢,出現一兩毛錢的零頭,總會囑咐抹去只收個整數。還有顧客需要兩三棵小蔥、一小塊生姜回去做個調味的,她也是大方贈送。 早市之所以最忙碌,是因為除了來買菜的居民,還有不少相熟的食堂、餐館提前預訂了一天所需的食材,需要配齊并且送貨上門。面對這些“大客戶”,劉海米花了不少心思做服務。“小麗,幫我去‘豆果果’家買一塊豆腐”“到負一樓賣鴨子那家店買一塊鴨血”“我們攤位上沒準備,到對面去買一袋剝好的蒜米,小龍蝦店現在用得多”……自家攤位上有的稱好打包,自家攤位上沒有的代買,這樣一次性幫食堂、餐館配齊所有食材,省去對方到處采買的麻煩,對方自然愿意一直合作。 “小麗,我去給客戶送個貨,有啥不清楚的你就問萬姐。”早上8:00,劉海米提上滿滿一大包蔬菜,匆匆趕去一家修理廠食堂送貨。盡管記者的業務很不熟練,在萬大姐的幫助下磕磕絆絆地應對了接下來的一批顧客,但還是得到了劉海米的肯定。

  每天搬七八百斤貨

  還要貨比N家

  從6:00到9:00,三個小時的時間緊張忙碌猶如“打仗”??粗缡械念櫩蜐u漸散去,記者一口氣還沒松下來,就接到了新的任務——和黃師傅一起去眾彩批發市場進貨。疫情期間,眾彩的出入都非常嚴格,黃師傅囑咐記者提前一天做了核酸檢測,40分鐘的車程后抵達眾彩,工作人員認真核驗健康碼、行程碼及48小時核酸檢測報告,我們順利進入市場。 進入眾彩,黃師傅熟門熟路,停好貨車,換上了一輛小三輪。“市場里面很大,要跑十幾家買各個品種的菜,貨車不能進,必須用小三輪拖。”黃師傅解釋。 果然,進貨不是那么簡單的。這一家買一箱矮腳黃,那一家買一箱小青菜,要買空心菜的時候,黃師傅一連跑了四家,終于找到最嫩最新鮮的。為了買到合心意的西蘭花,黃師傅一家家、一袋袋驗貨,卻頻頻搖頭。咋回事?黃師傅拿出一個西蘭花給記者看,“你看這個有一部分花發黃了,拿回去顧客不愿意買的。”終于從一家批發商那里打聽到,當天運西蘭花的車子還在路上,黃師傅帶著記者繼續采購其他蔬菜,一個半小時后折返,買到了剛剛卸貨、翠綠飽滿的西蘭花。 一輛三輪滿載貨物往返兩趟,才配齊了黃師傅當天需要進的所有蔬菜。記者幫著黃師傅將一箱箱蔬菜裝上貨車,一箱小青菜20斤,搬得動!一箱矮腳黃30斤,努力一下沒問題!接下來,一大袋豆角60斤,記者憋氣用力也難“撼動”,黃師傅笑呵呵過來接住。盡管記者搬的都是較輕的葉菜,可是裝好一車貨,依然累得腰酸背痛?;氐綄毚藞鲂逗秘?,已是下午1:20,又累又餓,記者在附近吃到了最香的一大碗面條。 留下看攤的萬菊青也并不輕松,別看一天不需要跑太多路,可是一直站著,從早上6:00站到下午7:00,本身就已經很累人,何況還要時不時探身遞塑料袋、彎腰理貨,晚上把剩下的蔬菜裝箱加冰保鮮…… 黃師傅告訴記者,他們夫妻倆從安徽蕪湖老家來寧賣菜20多年了,一年也不會休息幾天,萬大姐每天都要在攤位上守一整天,而他每天開車到眾彩進貨七八百斤,平時都是一個人搬運。兩個人忙碌半輩子,前兩年,終于靠著自己的努力在南京安了家,一邊干活一邊樂呵呵地聊著過往,勤勞、踏實、樂觀的生活態度,讓記者肅然起敬。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狂野欧美乱a片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热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