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最光榮 記者5•1大“換崗”》①|95后師傅壓陣 見習“外賣小哥”單單不易
2022-04-30 19:25

編者按:幸福是奮斗出來的。五一勞動節到來之際,我們向所有辛勤的勞動者致敬:節日快樂!

揚子晚報今起推出《勞動最光榮  記者5•1大“換崗”》行動,記者將變身成為不同行業的從業者,親身體驗他們真實的工作狀態。首期記者“轉行”外賣小哥,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位新入行的“外賣小哥”的故事。

策劃:陳郁

統籌:徐媛園

記者:季宇軒

拍攝:于房浩

剪輯:趙雨晨

只要你拿起手機,不管是吃的還是用的,足不出戶就可以得到。而承接市民美好愿望的,就是馳騁于城市間的外賣小哥。五一勞動節到來之際,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換崗”體驗,首站變身外賣小哥,感受他們的“酸甜苦辣”。

圖片

“見習外賣小哥”上崗了

應聘

一串專業提問難住上崗“新人”

南京市建鄴區富春江西街的美團外賣站店,記者平時經常路過,但沒想到4月25日中午,這處外賣點卻成為了記者應聘上崗的考試點,看似信心滿滿內心卻著實有些不安,不知道能否通過面試,順利應聘上“外賣小哥“。

走進這處不到20平米的屋子,四五名年輕小伙子正在埋頭工作,電話鈴聲、敲擊鍵盤聲此起披伏??匆娪浾哌M來,一位男子起身走了過來,他介紹自己是站點主管名叫曹旭旭??戳擞浾叩馁Y料提醒記者,這個行業看似簡單但因為面對不同人群,因此碰到的問題也得提前準備做到應對得當。

提交了核酸報告、疫苗證明等文件后,原本為就能立馬上崗送餐,卻突然被“叫停”。原來,在正式上崗送餐前還需要崗前培訓。

“遇到送單遲到了怎么辦?”“顧客食物出現破損、湯液滲漏怎么辦?”面對曹旭旭拋出的一連串問題,記者確實有些懵圈。當個外賣小哥還真不容易。

曹旭旭說,送餐的時候要有責任心,接了單就要在規定時間內將餐點完好無損送到顧客手中。路上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送餐遲到了,如果是騎手路上送餐時間耽誤了,那毫無疑問要扣錢,線路不熟悉,新手要交“學費”。如果是餐廳出餐晚了,騎手就要和站里聯系,站里會幫忙協調。另外,如果食物破損,顧客一定會不滿意,這也是新手要交的“學費”。這部分,站里也會代為協調,爭取做出補償,讓顧客滿意。

“最后是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出現和其他車輛碰擦一定要第一時間和站里聯系。”講到這里曹旭旭的聲調高了幾度。

上崗

“老”師傅壓陣 見習“外賣小哥”單單不易

“新手上路你別慌,喊個老師傅帶你。”曹旭旭告訴記者,美團有新人關懷制度,每個新手上路的第一天都有老師傅帶著,邊跑邊教。

4月26日上午9點,在河西中央商場樓下,在外賣騎手“老師傅”小閆師傅的幫助下,記者在騎手APP中正式點擊了“上線”。約一分鐘后,“叮”的一聲,系統派單來了。

雖然記者之前一直認為外賣騎手這個崗位沒啥難度,但是看到派單信息真真切切來臨后卻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第一單:狼狽!找不到出餐點,送到后竟然忘了撥打顧客電話

圖片

餐送到了,忘記給客戶打電話了

第一單顧客在東渡新銳大廈點了一份沙縣小吃,要送到國睿大廈。記者立即趕到了東渡新銳大廈,可是要找到沙縣小吃卻費了一番功夫。根據導航顯示,左轉右轉,問前問后,就是找不到派單信息上的沙縣小吃。

沙縣小吃到底在哪里?望著派單信息上的時間顯示,已經過去了15分鐘,送餐點位置還沒找到。記者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到處問人,可是都沒得到準確答案。再這樣下去,首單就要遲到了。外賣小哥也太難當了吧。這時,小閆師傅指了指遠方的一處拐角,示意在那里,記者這才恍然大悟。

在小閆師傅的幫助下,記者進點取餐后,立即趕往目的地。最終提前6分鐘趕到了國睿大廈。一陣竊喜后,記者放下餐點就準備回程。“你等一下,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你以為這就算完嗎?顧客知不知道你已經送達了?“

記者一拍腦袋,餐點送到了,卻忘了和顧客說,這不等于就是沒送嘛。等著記者的肯定就是“差評”。小閆師傅說,每個目的地送餐的方式都不一樣。比如,國睿大廈是要把餐放到柜子中。記者掃碼打開柜子后,才能給顧客打完電話。顧客接聽了電話并表示知情后,才可以按下已送達。這才算真正完成一單的運送。

第二單:外送湯汁無法固定犯了愁

圖片

湯灑了怎么辦

第一單結束后,送餐的快節奏讓記者“喘不過氣”來。然而,還沒休息的時候,第一單結束后要立即返回河西中央商場附近,并在那里繼續等待系統派單。

在回去的路上,小閆師傅和記者一前一后各騎著電動車。記者打量起這位的外賣小哥。小閆師傅是個“95后”,皮膚略黑,說話干練。他說從事外賣騎手這個行業已經三年了。

就在記者返程的路上,手機又傳來“叮”的響聲。“趕緊接單。”在小閆師傅的催促下,記者打開手機發現,有一名顧客在奧體名座點了一份午間商務套餐,要送到燕山路附近。來不及休息,記者立即趕向取餐處。

擔心記者取餐再遇到麻煩,小閆師傅向記者傳授了“取餐錦囊”。他說,取餐時千萬不要按照顧客信息一個一個找,高峰時節,每個店家的的訂單都很多,這樣太耽誤時間??梢园凑张蓡涡畔⑸傻膯翁?,快速查找。記者照著小閆師傅的建議,按圖索驥,真的很快找到了餐點。

取餐后,按理說就應該立即趕到送餐點了。此時,記者再次遇到了難題。顧客點的是一份套餐,含有湯。如果貿然放在電動車后座的箱子里,路上顛簸,湯水很可能會灑出來。

這時,站點主管曹旭旭的“諄諄教誨”突然出現在記者耳畔,實在不行,灑了就灑了吧,就當“交學費了“。當記者已經準備向難題“繳械”的時候,小閆師傅再次支招。原來,每個外賣箱子中都準備好了魔術貼。遇到含有湯汁的餐點,有經驗的外賣小哥就會把餐盒貼著外賣箱子的邊緣放置,再用魔術貼進行固定。這樣就不怕顛簸導致湯灑出來了。

圖片

取餐中

第三單  地址A區、B棟、C樓,一堆“字母樓”暈乎乎

在小閆師傅的幫助之下,記者挨個“渡劫”。春夏之交的路上,午間時分,氣溫已經很高了。記者焦急、焦慮,就在此時,第三單來了。這一單是一份蛋包飯。顧客從南京金奧中心點了餐,要送到云龍山路附近。

圖片

小閆師傅幫忙

“你好,請問美團13號好了嗎?”按照小閆師傅的做法,記者也開始照葫蘆畫瓢起來。“沒好呢沒好呢,往旁邊站站。”中午時分,堂食的顧客特別多。既要快速取餐,又要兼顧堂食的秩序。外賣小哥真的不容易。

等候了片刻,記者也取到了餐,于是立即向云龍山路出發。抵達云龍山路后,記者再次陷入崩潰。地點是某科創大廈的A區B棟C樓,這里有那么多樓,怎么找?眼看離送餐時間只有5分鐘了。記者停好電動車準備隨便找一處碰碰運氣。“快過來,在這里。”不遠處又聽到了小閆師傅的呼喚。

原來,小閆師傅曾經送過類似的地址,因此對這里有映象。在小閆師傅的幫助下,記者總算有驚無險完成了第三單。

對話

“95后”為夢想努力拼,一天跑200公里能接90單

下午2點,終于可以休息一會了。小閆師傅帶著記者來到位于南京市楠溪江東街蘇果生活超市負一樓的蘇客餐廳,據說這家餐廳對外賣騎手打7折,所以很多騎手選擇到這里吃飯。辛苦了一個上午,記者決定請師父吃飯。小閆師傅師傅拿了三菜一湯,里面包含了他最喜歡吃的番茄炒蛋。

小閆師傅說,作為第一天上班的新騎手,在這段時間內送了3單。還體驗了整個“午高峰”的送餐,沒有交通事故、沒有顧客投訴,表現合格。

小閆師傅叫閆虹宇,來自吉林,在南京生活了好多年,之前還做過汽車美容行業。“這個行業只要肯定跑,收入還是挺滿意的。”小閆師傅最多一天跑過90單,在站點里算挺能跑的。一天90單是什么概念?小閆師傅說,當天結束后看了電動車里程,跑了200多公里。

小閆師傅靠做外賣騎手,有了一份穩定的薪水,也有了一份穩定的戀情。“她從事財會方面的工作。”提到女朋友,一向穩重的小閆師傅竟然有點害羞。白天忙于跑單,幾乎沒有時間關心自己的女朋友。晚上女朋友下班了,可能他還在跑單。“偶爾也會浪漫一下,我經過花店的時候會給她戴一束花。”小閆師傅托著腮,若有所思。以后想和她一直走下去,這份工作他也會堅持下去,為了給她和自己一個穩定的生活。

多說一句:

外賣小哥,辛苦了!

圖片

天氣太熱了

作為有多年采訪經驗的老記,換崗體驗外賣小哥,剛開始覺得壓根沒難度,就是個跑腿的活兒??墒?,當系統真的派單了,卻突然開始緊張了。和小閆師傅跑了幾單后,覺得這一行太不容易了。初夏時節,長時間在路上奔波,滋味并不好受,送餐騎手至少要經受三重考驗。

首先就是太陽的炙烤。初夏的中午,陽光“初露崢嶸”,戶外溫度飆升。所有的外賣騎手都選擇在夏天穿長袖,雖然能有效防曬,但是卻無法抵抗太陽炙烤帶來的悶熱。汗水濕透背心,頭盔成了頂在頭上的“桑拿房”。第二,要忍受空氣中的飄絮。路上騎行時經常會有飄絮“沖”進眼眶,迷得根本睜不開眼,沒走多遠,眼睛就又干又澀。第三是安全問題。為了能準時送到,通常騎行都會保持一定的速度,可是又看手機導航又看路,的確增加了安全隱患。

通過這次的換崗體驗,讓我對外賣小哥的尊敬又多了一分。因為我看到的是一群有責任任感,肯付出,不愿躺平的年輕人在努力。正是由于他們的存在,我們的生活才會更方便快捷。最后祝這群勞動者,節日快樂!

校對 蘇云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狂野欧美乱a片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热_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